首页 > 新闻资讯 > 内容
活检针在穿刺活检中的作用
- 2018-05-17 -

  临床或影像学检查怀疑肺部恶性肿瘤,反复检查仍不能明确病变性质,在日常工作中不少见。随着肺肿瘤诊疗规范指南的推广,放疗、化疗前取得病理学诊断已成为常规,目前经皮肺.

  穿刺活检针仍是确诊肺部肿物的常用手段。本文搜集切割针经皮肺穿刺活检患者181例,对有手术病理结果的52例进行分析。

1 材料与方法

  1.1 一般资料

  经手术证实52例患者总计54个病灶,男39例,女13例。年龄38~71岁,平均年龄53岁。肿物直径2.3~12cm,平均(3.8±0.7)cm,病灶距肋胸膜0~7cm,平均2.6cm。穿刺后10d内实施手术切除21例,10~25d内实施手术切除31例。手术结果:恶性肿瘤46个(肺癌45个,转移瘤1个),结核球2个,炎性肉芽肿2个,炎性假瘤4个。

  1.2 方法

  穿刺均在800mA数字透视机上进行,穿刺前仔细分析CT、CR、MRI片,准确测量病灶靠近肋胸膜的矢状面或冠状面与肋胸膜间垂直距离。具体操作方法:如果病灶靠近前或后肋胸膜,透视下取标准正位,将病灶置于视野中心,用铅号码在病灶中心作标记,再将患者置于标准侧位,以铅号码标记处为进针点,进针方向垂直患者冠状面;如果病灶靠近侧肋胸膜,透视下取标准侧位,将病灶置于视野中心,用铅号码在病灶中心作标记,再将患者置于标准正位,进针方向垂直患者矢状面。透视下动态观察进针方向和深度,针头与病灶有重叠后,让患者做呼吸运动,若针头与病灶运动幅度一直,说明针头在病灶中;也可让患者旋转90°以上,针头在病灶中,说明刺中肿物。采用美国产INRAD 16G活检针。

  1.3 结果判断与统计

  取出的大部分标本迅速放于标本瓶中,做组织病理学检查,少部分标本涂片找抗酸杆菌,穿刺后5~10min胸透检查,了解有无气胸、病灶增大、胸腔积液等改变。统计学分析采用卡方检验,P<0.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。

2 结果

  共对54个病灶作了64次穿刺,其中2例同时做了2个病灶的活检。46个恶性肿瘤41个穿刺确诊,准确性89.13%(41/46)。8个良性病变中穿刺确诊结核球2个,炎性肉芽肿1个,炎性假瘤3个;1个为坏死物和少量炎性细胞浸润,1个为组织细胞、肺泡上皮和支气管上皮等非特异性结果。1个找到抗酸杆菌。总准确性87.04%(47/54)。病灶距离肋胸膜>2cm组和<2cm组准确性分别是83.87%(26/31)、91.30%(21/23),两组间差异无统计学意义(χ2=0.6466,P>0.250)。

  10例次发生气胸,发生率占总穿刺次数的15.63%(10/64),离肋胸膜>2cm组7例次,占22.58%(7/31);离肋胸膜<2cm组3例次,占13.04%(3/23),两组间差异无统计学意义(χ2=0.7959,P>0.250)。 2例分别压缩50%、65%,占3.125%,行胸腔闭式引流1周后拔管,自行吸收;8例吸氧观察1~2d,1周后自行消失。痰中带血、咳血7例次,占总穿刺次数的11.67%(7/64),未作特殊处理。剧烈胸痛2例次,占总穿刺次数的3.125%(2/6),肌肉注射0.1g强痛定后缓解。

3 讨论

  经皮肺穿刺活检常用引导手段有透视、CT、B超等。B超引导可实时监测,但只能用于紧靠胸壁的病灶,在肺部的应用有限。目前大多数采用CT引导,优点是定位准确,缺点是不能实时监测,患者受到辐射量大。X线透视下引导可实时监测,简便经济。文献报道[2],CT引导下经皮肺穿刺活检术诊断肺癌的19个研究中为0.90%(95% CI 0.88~0.92)。本组准确性87.04%,无假阳性,与CT引导下肺穿刺基本相似,同样具有很好的定性诊断价值。笔者认为提高经皮肺穿刺准确性,减少假阴性的措施:①穿刺前对患者的影像资料认真分析,合理的选择引导手段;紧靠肋胸膜肿物且直径较大的(>5cm)采用B超引导;肿块较小的(<2cm)或离肋胸膜较远(>2cm)的肿物采用CT引导;肿物较大(>2cm)或离肋胸膜较近(<2cm)采用X线透视引导。本组肿物直径均大于2cm,距肋胸膜距离>2cm的肿物直径多>5cm。②离肋胸膜较远或肿物较小,肺功能不良者易选择细针抽吸。③肺内有多个肿物尽量做多个病灶穿刺。④直径>5cm肿物或CT扫描环形强化、厚壁空洞尽量在病灶周边取材,避免在病灶中心取材。⑤对肿物尽可能多点穿刺。⑥结果阴性不排除恶性,如果条件允许应再次穿刺,仍为非特异阴性结果,临床或影像学检查高度怀疑恶性,建议手术。本组肿物离肋胸膜距离<2cm组准确性高于离肋胸膜距离>2cm组,两组间差异无统计学意义(χ2=0.6466,P>0.250).